被阿里云改变的数字世界

1999年曾经有一场互联网挑战,房间里只有一台可以联网的电脑、一张没有床单被褥的光板床,一个可以正常使用的卫生间,没有日用品、食品、饮用水(www.44223.cn)。而挑战内容就是,上网去解决这一切,挑战者要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72个小时。

当时参与挑战的12人,除了一位不会拨号上网而退出,均完成了挑战。看起来乐观。但这是在主办方为了“面子”,派专人配合的结果。当时甚至有人等在活动的酒店外,为他们购买和送货。

这场挑战出于早期互联网公司的无心插柳,却意外成为2003年非典时期,部分城市中一些困在家里的居民预言。在那个互联网并不发达的年代,“上网冲浪”是放松一下的娱乐,他们叫不到外卖,等不到快递,换言之,并不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

当时的人们可能不会想到,当初的老大难问题,是如今一个外卖平台就可以解决的事。而今人眼中的“实际问题”,早已不是当初的上网买东西,而已开始纵贯政府、产业和社会民生。

实事

互联网圈曾经有一个流行的词汇,叫“鼠标加水泥”,那些将传统商业模式与互联网结合,能够下沉做面对面生意的“重资产互联网企业”属于“水泥公司”,只靠屏幕就能满足用户的是“鼠标公司”。而阿里正是中国第一代的“水泥公司”。

这也是日后阿里能够先于整个中国互联网,意识到云计算、AI等发轫于技术的数字基础设施重要性,并成立阿里云的原因。在需要直接面对许多现实挑战的业务中,他们看到了传统互联网的局限性——它仍然是浮游在云端的另一个世界,解决的是信息的通达,却没有解决信息的“无损”,那些更为“正经”的事情,似乎在网上办不利索。

最为典型的场景就是政务,虽然十九大报告中已经明确要求,政府要善于运营互联网技术和信息化手段开展工作,各地也积极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但只在3年前,国务院办公厅政府信息与政务公开办公室的一项抽查中,还是发现当时68%的政务平台存在部分栏目下无内容,18%的平台存在分类不合理等问题。与此同时,各地政务平台也广泛存在政务服务平台与政府门户网站不统一,各部门信息与服务入口不统一的顽疾。

类似的数字化落地问题也发生在制造、金融、医疗等关乎国计民生的产业之中。

虽然按常理来说,由诸如阿里这样同时具备互联网的规模、金融级的准确性、企业级复杂程度的互联网“水泥公司”来帮助政府完成政务系统的搭建顺理成章,但在落地时,系统整合、安全和协作等方面的需要协作之处繁多,需要长时间的磨合才能达成互信与共识。

这是数字科技从一种新事物变为道路和桥梁这样基础设施时,必然面临的挑战,也是整个“新基建”概念所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

拓展

2015年发生了两件事,其一是阿里集团能够基于阿里云造就统一的大数据平台,完成“登月计划”,其二是12306部署在阿里云飞天平台上,分担了春运高峰时75%的流量。

在此之前,虽然阿里云已经支持了央视欧洲杯的直播,以及通过与万网的合并,收获大量中小商家客户。但是对于其是否能够承担没有什么容错率的政府治理以及产业数字化改革,外界多少还是有所忧虑。

而解决这种忧虑的,还是技术的成熟,以及更早吃螃蟹企业的信任。

技术上,2013年飞天单一集群能力达到5000台,算力底座完成。次年成功抵御了当时全球互联网史上最大的DDoS攻击,安全性也得到了保证。

如今架构中包括了飞天云操作系统,人工智能ET(也就是后来城市大脑、工业大脑的内核),以及神龙云服务器和盘古引擎等一系列产品。

而与万网合并之后,阿里云首先得到了中小企业的信任,并在反复验证中站稳脚跟。

终于获得来之不易的信任感后,阿里云开始为成为许多关乎国计民生服务的基础设施。

在今年的云栖大会上可以很清晰的看出其发展的脉络:上至政府进行数字治理,中坚是产业全面数字化和智能化,而最终,又落在每一个人的吃穿用度之中。

而一些趋势也显示出在5年过去之后,阿里云给原本模糊的“新基建”带来了什么。

在政府数字治理上,由曾经各部门分别主导的碎片化作业,转向统一的整体自治,进而转变了曾经行政命令式的治理模式,而让社会和个人拥有了更多的知情和参与的权利。

这种转变也在产业的数字化,5G、IoT、云计算等技术的发展,一方面催生着全新的产品形态和商业模式,另一方面也让很多老产业、“老基建”有了落实数字化转型的底气。

在这种产治结合的背景下,无论对产业还是普通人生活都有重大意义的金融服务,也在“互联网+”的基础上迎来进一步的升级,金融机构平台化战略打破曾经的“数字孤岛”,开始实现敏捷创新,支持实体经济。

数字科技已经不满足于融入了真实世界,而是在爬遍世间每一个角落之后,迎来了曾经是科幻预言的数字孪生。

而改变的,将是每个人的工作与生活。

孪生

2020,另一场疫情到来,急促且范围更广,原本很多线下的事情,不由人们选择地来到了线上。但人们已经不像17年前那样无助。

这背后,是数字基础设施逐渐完善之后,各行各业孕育在数字孪生世界中的可能性。

普通人能够直观感受到的是,在疫情之前已经普遍完成线上化的事情,比如外卖、快递,在疫情期间不仅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而且反而有所扩张。

而更大的变化在那些刻板印象中应该线下做的事情,云教育、云医疗、云办公等板块迅速发展。

比如使用钉钉远程办公、上课成为了疫情期间许多人的共同回忆,甚至将疫情周期戏称为“钉钉时代”。在这段时间里,在线教育渗透率从15%陡升至85%,平台中小幼课程1个月的成交额达到了去年整个暑期水平。猿辅导、学而思、作业帮三家机构在一个多月的时间中,就收获了超过10万的新生。

如果说以上仍然是互联网行业在疫情背景下的先天优势,那么政府的快速响应,则是疫情期间,数字基建作用于国计民生最好的例证。

除了各地快速推出的健康码,政府卫生防疫部门还基于相互打通的数据,有的放矢地进行物资配给,准确输送到其最需要的地方。

这并非“黑天鹅”来了的临时应对,而是在此之前,就已做好的谋篇布局。

在阿里云的大本营,浙江省从2014年开始,就开始进行数字政府的建设,逐渐构建了全省统一的公共数据平台,归集治理200多亿条数据,并实现秒级数据共享。目前其政务服务网上可办率达到100%,在《省级政府和重点城市网上政务服务能力调查评估报告(2020)》中,浙江省级政府网上政务服务能力位列全国第一。

而浙江并非孤例,目前全国一体化政务平台已联通31个省(区、市)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40余个国务院部门政务服务平台。基于数字基础设施的长期投入和建设,为疫情期间的快速应变打牢了基础。

另一方面,政务服务过往更多面向老百姓,但随着数字技术发展,大数据的沉淀也正让政府开始考虑如何挖掘数据,赋能产业。更顺畅的审批流程,更详实而敏捷的社保就业数据调用,方便更多企业开展业务。

在政府的支持下的产业也起了变化。这其中不仅有波司登、蒙牛等将企业效率视作生命的零售企业完成了全产业的数字化改造,诸如电网、钢铁、金融机构等重要枢纽,也在5G、IoT、云计算等技术的发展浪潮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数字化方向。

阿里云则悄然隐藏在了这一切的背后,作为打通了信任、信息和效率壁垒的数字基础设施,纵然今年上半年营收达245亿人民币,估值上涨至1238亿美元,它也依然如四通八达的道路那般,没有路上的豪车抢镜,却始终是数字世界的交通血脉。

结语

“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轻松一下WINDOWS98”

同样在1999年,朴树唱出了这首《New Boy》,那个时候的晶体管显示器里,IE缓慢地让一部分年轻人走向了互联网的世界,但仅仅能让他们“轻松一下”而已。而那时的互联网公司也很年轻,也只能提供“轻松一下”的服务,幻想着未来该有多酷。

10年前的阿里云可能也没想到,当“新基建”的蓝图真正落地之时,究竟是什么模样。彼时他们还不知道“新基建”这个词,只是执拗地去做了“新基建”的事。

今天,一个人被关在家里,不仅能好好活着,而且能办理各种事务,能够工作挣钱,能够理财,能够就医,能够学习。这一切不是某一家公司带来的,而是在新的基础设施之下,所有人能在信息高速公路中奔驰之后,所发生的结构性的改变。

特别策划

公司名称:天津双河泵业有限公司